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回忆里的小学老师白姐

回忆里的小学老师白姐   回忆这个东西,就像溃了的堤坝,开了口子一发而不可收,回想二十多岁时的我,大学刚毕业不久,对性还充满了新鲜感和渴求,薪资微薄,没谈恋爱,解决性需求的方式就是自慰和勾搭良家妇女,现在一个让我印象尤爲深刻却又不怎麽清晰的,就是一个47岁的良家。  时间太久,已经想不起她叫..

喜欢被我网调SM的李老师

喜欢被我网调SM的李老师   2012年,我在网上机缘巧合的遇见了一个喜欢轻度sm的女老师,名字叫李瑞红。她老家不在我们市里,平时上班为了方便就在市里租了一台房子。因为她老公和孩子都不在身边,所以在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们总会在网上sm一下,她说见面太尴尬,不如网调过瘾。   7月末,李瑞红正式..

老师的遥控 女学生的跳蛋

老师的遥控 女学生的跳蛋 夏天总是十分的燥热,校园里的槐树上,蝉蛰伏在上面,聒噪的鸣叫着。“同学们,接下来我们来讲讲这道题,关于化合反应……”这节课是下午的第一堂课,化学课,张莉莉的脑袋晕晕沉沉,快要睡着,她半睁着眼睛,看着化学老师李志在黑板上用粉笔头奋笔疾书的模糊身影。张莉莉的花穴深处埋着..